Perfect Strangers

  他们都不是彼此生命里必须遇见的那个人,然而一旦相遇,两个孤独的灵魂便再也分不开。
  她是女犯人,他是浪荡子。在去西雅图冰冷的沿途相遇。不知道彼此的身份,一个脸上是近乎冷漠的淡然,一个脸上是无害的戏谑笑容。
  或许是时光在他们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过往,教会她麻木、教会他掩饰。他向她借钱,圆滑却又单纯。也许只是在他开口的瞬间,他们之后的相伴、相爱、相惜就已注定,因为他们是如此相似的两个人,走在绝望的边缘,心脏早已习惯那种只有回忆的空虚,习惯了那种莫名的钝痛。
  在西雅图繁忙的街道上,他们各自行走,不知是为了逃离,还是为了忘记。她换上贴身的墨绿色连衣裙、披上雪白的高腰裘衣,散开微卷的长发,抹上艳红的唇膏,忍着痛强行将耳环戳进几乎封死的耳洞。踩着高跟鞋,犹如一个摩登女郎,她走在街头。然而她却不知该去往哪里,换回原先的装扮,过去与现在,她无法变成另外一个人。他赤裸上身,吃着提子,喝着香槟,依旧完美的面容与身材,然而内心却只剩下一片荒漠,感受不到与外界的联系。
 在残忍的寒风中,两张相似的面孔,两件相似的风衣,透出一丝温暖。在这座陌生的城市,一次次的偶遇,不经意间将两颗沉默的心拉近,他读懂了她眼中的无奈,她看透了他唇角的辛酸。
  但是她却不得不走。夜晚昏暗的路灯下,他递给她一叠美钞和唯一的那只手表,让她等半个小时,别走。她说:你知道我不会等的。他却回答:我知道。
那一刻,我眼中竟有一种欲哭又止的干涩。或许在茫茫人海里真的会有一个人穿过所有的拥挤与嘈杂,坚定不移地朝你走来。温柔而深沉的目光望着你,带着一丝疲惫、一丝悲伤、一丝决绝,却没有任何的犹豫。你只需等,你一定要等。
  依稀记得她对他讲述过去时的颓然伤感,也记得她望向他,唇角的浅笑,记得他目光的深邃,记得两人伫立相拥,安静而沉默。给不了承诺,但他们在一起时至少拥有发自内心的快乐。放下过往的羁绊,未来的不安,专注于眼前手心里的美好。浪漫的午餐,午后的闲逛,短暂而甜蜜。似乎在这段感情里,两人更像是旅伴,并肩走过白昼、走过黑夜,
  清晨,他追上那辆即将驶远的客车,像初次遇见时那样,坐在她身边。
  “你好,我叫勋。”
  “你好,我是安娜。“
  这是他们各自新的开始。
  在无人的浅滩边,她和他相视相拥,紧紧环绕着双臂,深深地长吻。过去如何、未来如何都无所谓了,只有彼此,只为彼此。
  他们约好等她出狱就在这里相见。
  两年后她喝着清咖啡等待着,等待着陌生的开门声会不会带来熟悉的人。
  仿佛一个旧梦,梦醒了,却还缅怀那个人的温度。明明经历了很多,却依然稚嫩地害怕会再一次失去。
  希望他最后会来。

楔子

  西雅图的夜静了。握紧对方的手,相互温暖着,走过沉寂的街道。
  彼此的心,他们都懂。

  人的一生或许会遇到两个刻骨铭心的人。一个是教会她爱情的人,一个是给予她爱情的人。

  有的人很幸运,这两个恰好是同一个人,而有些人等了一辈子都没等到。

  多么希望你是那个给予我爱情的人,可是你只是教会了我爱情。

  时常在想,如果八年前,我没有遇见你,是否我早已成为一个拥有爱情的人。

  可是,如果我没有遇见你,那些年的青葱岁月,就没了那个让我憧憬酸涩的身影。

  但是,时光它没有回头。我努力坚持了那么久,它都不曾转身,不曾驻留。

  那么,请你,也继续走下去,不要再回头。

  我们就在这里说再见,再也没有假如和如果的再见。

(一)

  “铃铃……”

  放学的铃声响起,不一会儿,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少年少女成群结伴的从校园走出。

  铃声结束后,校园广播站响起一首《回家》,低沉的萨克斯在晚风中缓缓流淌。骑单车的少年像一阵风一般地驶过街道,双脚不停地踩着脚踏,好像永远不会累似的。

  如铃般清脆悦耳的笑声伴着风划过,吹往天幕,天边晕红的彩霞是少女青涩的懵懂。少女的目光追随少年而去,似乎是少女的同伴说了些什么,被戳中心事的少女羞恼的别过头,同同伴说了些什么,满脸的不在意,仿佛是她们在无中生有。只是红红的耳尖,以及不经意瞟向少年的目光出卖了她。同伴们似乎早就习惯了少女的羞恼,便一同笑开了。

  这一切都好像是青春校园电影的镜头,被无限拉长延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