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我身边的那些“勋”

安娜多么好听的名字,听上去就像个公主,但是在生活的摧残下生活确实一团糟。勋一个走由于情场的“老手”,更懂得“play
the game”,生活中叫“理智”吧。
两个来自不同世界的人,却因大巴而相识,碰撞出火花(暂且不细分灵与肉)……我们内心都有不同的解读。结局很重要么?——“缘聚缘散”

       

1.手机

  《晚秋》在韩、日影史上共拍过五次,最早的版本由李晚熙于1966年拍摄。金泰勇这个版本节奏看似缓慢,实则是编剧把一些明线暗化,通过安娜与勋的心理变化,折射出两人几乎平行与延续的镜面关系。不是好看,而是耐人寻味,因为它不是说出来的故事,而是藏着的包袱。
  
  片中隐藏着不少伏笔,饭桌上的吵架是全片的高潮,“你为什么用他的叉子”中的“叉子”其实是双关语,指代安娜自己。安娜的丈夫是被王晶所杀(假释后第一次见到王晶,后者说:那天,我本来想回去的。)而安娜是被栽赃,这与后来的勋、玉和老公的关系互成镜像。
  
  片中有两场戏设计的匠心十足,完美契合角色心理:游乐场的戏中戏,安娜与勋原本是“游乐场舞台”的主角,后来却成了坐在“碰碰车座椅”里的观众,他们为“默片式”的情侣配音,这种台词代入设计既让观众视角与角色视角重合,又以旁观者身份对“当局者迷”做出了解答。安娜看似自说自话,实际上是她多年来的心声。她有太多想法不敢质问王晶,而勋如他的牛郎身份一般,以一个合格的玩伴态度来扮演“王晶”做出回应。正因如此,洞悉心事的勋在后来的餐会上与王晶互生争执。
  
  “好”与“坏”的段落,则是勋打破安娜心理的第四堵墙。她用读不懂的表情向他倾吐听不懂的言语,明知那不是简单的“好”与“坏”能够评论的。可她的忧伤或幸福,不用说也明白,因为两人的心正以同样的频率悸动着。这段情节过后的勋成为另一种“安娜”的延续,因为他后来与玉的关系等同于先前安娜与丈夫的关系,只是命运截然不同。
  
  两人重新坐上长途车时,看似是个完美的收局,岂料后来还有一个拖沓的20分钟。这段情节实际上是勋对应于安娜另一种命运的写照。勋在玉的老公栽赃后所进行反击,同样回到了先前那个“叉子”的问题上。这次他被“抢叉子”的人做掉了,所以最后的警车不是抓勋,而是为他收尸。因为他早就有了预见性,所以才和安娜有了那场那意味深长的法兰西长吻。“出狱以后来这里见面”是对安娜的安慰,也是一种漫长的告别。安娜买咖啡回来,通过警车的无线电获悉了死讯,所以才突然惊慌失措。警车在片中一共出现过三次,每一次都犹如死神一般,第一次带走了安娜的老公、第二次是玉、最后是勋。
  
  末了,安娜的等待和自说自话实际上是一种希望,也是对应了“我不会等你的”和“出狱后来这里见面”的坚持。——勋在幽灵超市和安娜短暂离别去见玉,希望安娜等他,她说“我不会等你的”,他说“我知道你不会等”,而后他耽误了时间,她也没有久等下去。最后的咖啡等待,安娜明知道自己等不到,所以才道出了一句“你好,好久不见。”

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却都被各自的“手机”牵绊着自己的命运,……也许这就是人的“宿命”。勋就像朋友劝解一样不归,安妮依旧回到了“监狱”。
我见:我们很多感情历程不也是如此,本来希望跳出我们的宿命,却又被“手机”拉回到现实中,我们在这种“虚幻”中能走多远?现实已经给了我们答案。

2.抢叉子

抢叉子只是表面,勋与王晶碰撞了太多,最后通过抢叉子得到了宣泄。到最后,王晶才勉强说了sorry,(估计是第一次)安娜哭的是那么伤心。

我见:我和ex经常吵,但是真的是为了“叉子”么?叉子背后的事情最后有多少人有所感悟,直至动了手……可以挽回么?真是sorry就能解决么?……抱头痛哭可以解决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