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很完整,场面很宏伟

第一次看imax银幕,看的是科幻大片,相当不错,可能对于某些看过N多此类型科幻的人来讲会有点无新意,成旧老套BLALALA~~但对于看惯了美国人民拍的世界末日,外星人入侵,并意图拯救世界题裁的我来讲,这种有种类心灵思考加科幻类型的电影,确实是我的style,挺喜欢。

前两天载了个“第十三区”,看到后来很无语;今天看了个“第九区”,倒是很不错。电影用摇摇晃晃的新闻镜头讲了一个非法移民的管理问题。最开始看就有这种猜测,想导演会不会是在指桑骂槐地掰扯美国的移民问题,因为其情形实在是很想象——非法入住、耗费大量税款、受到原来居民的猜忌和反感、而当地政府名义上进行义务管理,暗地里则想尽办法从他们身上捞到好处。放在老墨身上,是廉价劳动力、社会底层工作有人承担;放在外星虫族身上,是超级武器。不过电影设计的主要冲突倒是很新颖——一个人类突然变异成半人半虫,并因此突然能够操纵虫族那些被人类缴获但无法使用的武器。政府和外星人之间微妙的平衡——主要是政府为了研究出外星科技而一直在表面上善待外星人——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变量给打破了。变异的男主角能够极大增加政府的利益,同时也为全灭外星人做好的准备。当然,在不难预期的未来,更是为各国之间的超级武器竞赛做好了准备。但是这个变异男因为不能和妻子团聚,也因为目睹了残酷的武器试验,选择了站在外星人的一边。

开篇一句很引人思考的话“people creat their own devil
(大概这样子,不记得原句了)”,同时这句话也贯穿了全文,没有外星人,没有真实生态环境造成的生存压力,有的只是我们生活中的一员由于受到刺激变成了大恶魔,其中有开始极具浪漫理想的搞终极生物研究的基链,搞植物研究的玛雅。这让我想到灵修学方面的一些东西,著名台湾女作家张德芬写的《遇见未知的自己》,每个人都是有潜在的一面与表面的一面,或者说一个人根本就不了解他自己,只有通过静思冥想等等方法去用智慧触摸到自己的内心的真实想法,去抚慰不知不觉受到的伤害,让自己更阳光,更完整,更觉幸福,更感恩世界与自然环境,而不是找不到心灵的出口,做些逆人类逆宇宙的事情,只求证明自己是“正确”的,是正义的(《七宗罪》),是正派的。剧中所谓的“坏人”也只是因为受到了刺激,理想不被重视的人青睐而被转化了,成为了我们眼中的坏人。其实他也只是想实现理想,证明他自己的伟大猜想。就算最后,利用植物学先进科学转化了无数残疾人士,杀人放火做了无数坏事,甚至抓获国家总统,也只想有一个简单的理想,证明他才是真正的主宰者(即使他不可能真正的成为)。

变异男的选择提出了该片最有意思的问题:什么是人性?人类和非人类能不能分享人性?人性对于战争又有多大制衡能力?电影里着重渲染了外星天才父子的亲情,以及变异男舍身堵枪眼,换得外星人父子团圆。从定义来说,为了人类的利益抗击掌握着致命高科技的外星人,才是最根本的人性;或者从电影里反映出来的,当变异男被诬陷与外星人Doggy
Style的时候周围的人都仓皇逃跑,因为这大大有悖“人性”。人之为人,是通过和非人类的对立来体现的。但是变异男和外星父子在影片中显然共性更多。电影中预设的是,将外星人和变异男联系起来的感情因素是可以超越人和外星人之间的对立关系的;可以说,正如同康德提出的,“所有理性存在”所共享的道德律。这个道德律在影片中是超越人性的。这个道德律也带来了变异男和外星人之间的和平。

还有一点就是利用人性的弱点,尤其是有身体残疾的人。他们想得到真实社会的认可,想与健康的人一样享受正常的眼光,享受正常的生活,同时可能还有一点报怨上天不公。利用这一点,将有残腿女儿的副总统拉入伙,找到强硬的政治与经济背景。这也与“只要对外界还有所需,内心便不自由”不吻而合。只要你有需求,就不担心你不上钩。又碰到对植物学研究痴迷的玛雅,一心只想在植物学界做出突破,而这突破却起源于托尼的一个无意之举,玛雅也有所求了。于是
,两人合伙组团,背景全具备了。反人类的战争与计划便开始了。

但是另一方面,冷酷无情的外星人管理组织、实验室,以及凶残的、对外星人充满仇恨的军队,却在某种意义上更加“人性”。电影并未着重说明武器研究是为了军火贸易;但至少,也是必须要掌握的科技,以克服因为外星人的旅居而带来的恐惧。巨大的飞船悬在城市上空而不是坠在地上,就是具象化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它本身违反地心引力的存在就是一个声势浩大的挑衅。实验室的生物活体实验对于人类生死存亡来说,本该是无可厚非的。

而对于高帅富托尼而言,兴趣是第一生产力。虽然他最后说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不仅仅兴趣是第一生产力”(非原文)之类的话,想否认这一点。但从他对机器人与人类相结合的研究的狂热,三天三夜都不睡觉,生产力极其旺盛,隔个一天两天就好几个版本的iron
man诞生了这点看,兴趣是他的生产力是无法否决的。托尼也是个内心相当温暖的男人,会担心女友爱上别人,而做出监视的幼稚行为;会在事故发生的第一时间,把盔甲给女友穿上;会在漂流远方时,第一时间给女友留言;会在救总统与救女友之间进行抉择;也许他所做的,是最基本的,但他总是透露的那种无意的关怀,让人难以忘怀。

但影片却把他们明确地放在正义的对立面,以至于我们看到这些“坏人”被外星武器炸成血沫的时候只感到快意而已。影片要表达的信息于是很明确了:人性是丑恶的,超越人性的道德律才是最正义的。不过同时,影片也强调了道德律在以人类军队为代表的“丑恶人性”面前终归是脆弱的。变异男上了外星的武装机器人,结果最后还是被打得半死,险些丧命。从机器人最先登场、以及之前的外星科技大展示里面看,这个结果其实是不太可信的。变异男要被黑帮砍手的时候,被自动装甲机器人救了;最后要被光头爆头的时候,又被群狼一样的外星人救了。这都是大难不死的运气罢了,并不是正义必然战胜邪恶的桥段。正义的道德律只能凭运气地战胜丑陋的人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