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绝望

看完这部片,我感到彻底的绝望。

–电影《活埋》影评
本片讲述了一个美国卡车司机保罗在伊拉克遭到“恐怖分子”绑架后晕阙,醒来后发现自己置身于棺材内,被活埋在了沙漠里。他的身边只有一个打火机、一部手机、一只荧光棒和一个手电筒。他不得不在这个狭小的、令人窒息的空间内,寻找逃生的路径。保罗获得拯救的希望在经历种种挣扎、苦难和热血沸腾的期待之后,终在最后一刻破灭,生命的火焰如同那个鞠躬尽瘁的打火机一样,逐渐在银幕上弱化、熄灭,最终银幕上只剩下一片黑暗,还伴着解救小组人员毫无意义的道歉。
这是一部反思伊拉克战争的电影,它立足于第三者的旁观视角,通过一次平民遇袭事件,折射出伊拉克战争给伊拉克人、给普通美国人带来的身心伤害。同时,它从一个人的求救过程中反映出了这个世界的现实。美国政府有关部门的“踢皮球”措施也让我们看到了它视人命如草芥的血淋淋、黑黢黢的残酷。
在整部影片中,导演仅仅插入了一个演员和几个电话声,没有任何外景,将所有的故事放在一个棺材里来发生和结束,适时的镜头切换,让棺材显的别有洞天。近乎完美的节奏,一张一弛、逐渐推进、引人入胜,让这样一个单调的故事散发出令人深深着迷、欲罢不能的光彩。单一的格局,却将故事拍的峰回路转,跌宕起伏,营造出一种小格局大视野的活跃。通过大银幕,导演将主人公异常紧张刺激的情感经历完美地展现出来,而且还具备一种自然的魅力和感召力,在连续90分钟的时间里,牢牢地牵制住了观众的目光。
多个黑场的运用是本片的一大特色。影片一开头,便是一片漆黑,将近1分钟的黑色荧幕,给人一种压迫感,一片漆黑,也让人们萌生了一丝恐惧感。之后一段长时间的沉重、急促、不规律的喘息声伴随着一种粗糙的摩擦声让观众迅速入戏,感受到了喘息人深度的惊恐和挣扎,让人仿佛身陷其中,给观众以窒息感。没有影像但是已足以使人感受到空间的封闭和情绪中几近崩溃的紧张。以声入画,让我们领略到了导演“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文化底蕴。悬念式的开头,更是引起了观众的观看欲望。之后运用的多个黑场不仅是预示着主人公一次又一次被磨灭的希望,也让人深切的认识到了现实的残酷与无望。
还有值得一提的是电影中唯一的两个远景拉伸镜头。电影是设计在一个棺材中,远景镜头是不符合场景的,但是导演利用这两个镜头完美的表达了主角的绝望和恐惧。第一次是出现在电影的前期,他找到一个电话号码,拿笔记录在棺材顶上,写上了HELP,不过主角忧郁了一小会后,又加上了一个问号,这个问号是主角内心的一个期望,一个祈求被拯救的希望。打电话的过程中,镜头的拉伸让人看到了保罗与外界的交流更近了一步。但当他拨通号码后,得知绑匪要500万美金后,主角挂断电话,在Help上重重划了两道,他的第一个希望也就随着这两笔破灭了。这时,镜头开始横向不断远离棺材,从棺材的缝隙中,我们只能通过手机的暗光看到主角空洞的眼神和毫无表情的面部,外面的黑暗不断吞噬着主角的棺材,就如同黑暗同时侵袭了主角的内心一样,让所有观众感到一丝绝望。第二个远景镜头依旧是通过一通电话引申出来的,他所在的公司给他打来电话,保罗苦苦哀求对方能够救他,但是对方无比冷漠的声音仿佛在宣判一样,用一个简单的理由和他解除了合同关系,这样,公司就轻而易举的摆脱掉了一个大麻烦。此时,主角空洞的表情再次出现在脸上,镜头又一次向后推去,不过这一次不同的是,这一次的镜头是不断拉高,仿佛棺材有无限高,周围的黑暗再一次向画面中心扑去,狭小的棺材仿佛被扩大了数倍。这么一个镜头很完美的表现了主角对渴望重新返回地面的希望破灭的一个意境,让人再一次直观的面对绝望。
影片大量的特写镜头也让我们感受到了主人公内心的情感。影片开头的黑场过后,透过打火机闪烁的微弱光亮,画面中是一个眼睛的特写镜头,我们看到了主人公迷茫的眼神,对于自己不知道身处何地的境遇而感到惊恐与无助。在发现手机的存在时,又一次眼睛的特写镜头,让观众看到了保罗内心萌生了活下去的信心。在遭遇大多人的不信任和推诿后,保罗又一次沉默,眼角让我们感受到他内心对于美国政府组织的失望,对于自己的处境而感心酸。脖颈部位的特写,让我们看到了他受伤的情况与保罗强烈的求生意志。大量的面部特写,烘托出了主人公在面对绝境时的心情氛围。影片还给手机电池的位置以不少特写镜头,预示着人物的命运,如同电池的完结,给人以绝望的冲击。
光线与声乐的不断变化也运用地十分得当。开场非常出色,压抑的音乐、诡异的色彩和线条预示着主角的噩梦,而正片开始后近一分钟时间的黑屏加上主角愈发急促的呼吸声,让观众迅速入戏。刚开始的一片漆黑,只有主人公极弱的咳嗽声,引出了下面的故事发展。打火机暗黄色的弱光,让人看到了生存的希望微弱。手机作为片中唯一与外界沟通的桥梁,它的蓝白光线,它所发出的语音通话,它的震动声,仿佛暗示着人物即将解放。后面发现了荧光棒的存在,让保罗更加清晰棺材的内部结构,更方便逃离这个荒芜之地。从打火机到手机再到荧光棒、手电筒,一次次光线的渐亮,一次次扩大了主人公生存的希望。在与蛇的斗争过程中,快节奏的音乐给人紧张的感觉,营造出感同身受的意境与氛围。而结尾部分的画外音和现场音结合烘托出了无比紧张的气氛,而在令人无比绝望的结局之后出现的轻快音乐又很好的将观众拉回到了现实当中,就好像催眠师在你经历了一场噩梦之后把你缓缓唤醒一般。
只有一个主人公,却将影片的情节讲述地清晰完整,表现形式上的创举,让影片显得无比精彩。《活埋》这部影片不仅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普通人面对现实时的无奈与绝望,同时将人性的一面彻底地揭露在观众眼前,从另一角度审视这个社会,一句“对不起”,让人从保罗终于通妻子通话的释放中再次受到折磨,他失去的是身和心灵的希望。影片通过一具地下的棺木,将现代人生活的困境极端化、符号化。结尾处镜头从棺木上方无限拉长的时候,表现出了现代人的生活空间如同一个狭小的深渊,表现出现代社会中,个体生存的孤独和无助。与人通话的过程中所凸显的人际关系,似乎是另一种“活埋”。这样的结局非常沉重,但发人深省。

整部片子的主线是主人公对生的希望,随着不同的电话,希望一会大一会小。高潮是在结尾部分,希望达到最大,然后突然陷入失望,彻底的绝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