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 的简单与复杂

从雅典和斯巴达的历史可以理解2000年后那些,觉得伊朗人并没有冤枉这部电影——里面确实存在着故意美化和拔高西方人(以斯巴达人为代表)而过度丑化波斯人(从皇帝到普通战士)的明显倾向